白小姐四肖中特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縣域概況 > 人文

田漢與國歌

發布日期:2019-03-01 14:15     來源:長沙縣政協

  80余年前,在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炮火聲中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唱出了全民族的憤怒和決心,從此被傳唱大江南北,甚至世界反法西斯陣營的其他國家。68年前,這首歌成為了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,這也給其作詞者田漢帶來了無限榮光。

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寫在《風云兒女》劇本梗概原稿最后一頁

  在長沙縣果園鎮“田家大屋”內,一幅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書法作品無疑是整個紀念館的精華所在,正如這首歌是田漢一生最值得驕傲的創作。

  1934年底,田漢開始創作電影——《風云兒女》,劇本梗概寫好后,為了呼應劇中用到的辛白華創作的長詩《萬里長城》,田漢準備創作一首以長城為背景的電影主題歌。

  對于“長城”,田漢有自己的認識,他的一篇文章中曾寫道:雖然從飛機上看,長城不過是一個矮墻,但我們現在要反對侵略者,中國人民要團結起來,形成一個真正的鐵的銅墻。于是有了“把我們的血肉,筑成我們新的長城”這句歌詞。

  關于歌詞最初寫在哪,有一種說法是寫在香煙紙盒上,田漢自己對此的記憶也比較模糊。不過當時一起與田漢拍攝《風云兒女》的夏衍就在上世紀80年代明確否認過這個說法。

  夏衍說,田漢的《入獄》一詩才是寫在一包香煙的錫紙的襯紙上。原來,田漢寫完《風云兒女》梗概后,便因“文委”遭到破壞入獄。入獄前,田漢已經交給劇組《風云兒女》劇本梗概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這首主題歌,就寫在梗概原稿最后一頁。

  有了歌詞,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個關鍵人物——聶耳了。田漢和聶耳在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創作之前已有多次合作。

  自1931年,與聶耳在“明月歌舞劇社”初次相識后,田漢和他在電影《母性之光》中的《開礦歌》、電影《桃李劫》的主題歌《畢業歌》、歌劇《揚子江暴風雨》的《前進歌》等歌曲中均通力合作。從《聶耳全集》中可以發現,聶耳創作的音樂田漢作詞有10首,是其歌曲中作詞最多的人。

  當聶耳聽到田漢被捕的消息后,馬上找到夏衍,說:“聽說田先生寫的《風云兒女》有一首主題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請交給我作曲吧。”夏衍見聶耳態度極其堅決,便把譜曲工作交給了聶耳。然而,這首歌也成為兩人合作的絕唱。

  1935年7月,電影《風云兒女》在全國放映,此時正逢田漢出獄。當他看到報紙橫欄大黑體標題上寫著“起來,不愿做奴隸的人們”的字句同時,也得知了聶耳在日本不幸溺亡的消息。

  與此同時,田漢也發現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歌詞與他的原作相比有所改變,這顯然是聶耳在作曲時進行了加工。如原詞中“冒著敵人的飛機大炮前進”變成了“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”,“前進”變成了“前進進”。

  田漢認為聶耳的曲子充溢飽滿的政治熱情,歌曲中“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”句子太長,很難駕馭,但聶耳處理起來,卻爽朗明快,自然有力。在全國人民忍無可忍,迫切要求反帝抗日時,用簡單有力的音節,最好地表達了千萬人的心聲。

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成為中國最流行的抗戰歌曲

  這首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有多火,可能現在的人們還難以想象。

  由于當時國民黨新聞封鎖非常嚴格,所以歌詞里不能有抗日的字眼,但這首歌里恰恰沒有抗日的字眼,但又激起了大家的激情,這為它的傳播提供了有利條件。

  1938年,教育家豐子愷寫出了《談抗戰歌曲》,其中就記述了這樣的場景:連荒山中的三家村里,也有“起來,起來”、“前進,前進”的聲音出于村夫牧童之口。都市里自不必說,長沙的湖南婆婆,漢口的湖北車夫,都能唱“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”。

  在全國的軍隊中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也是唱得最多的軍歌。歷史學家黃仁宇曾在遠征軍擔任上尉參謀,他曾回憶道:我們在成都草堂寺青羊宮做軍官的年代也唱過不知多少次了。“我們萬眾一心,冒著敵人的炮火,前進!前進!”其音節勁拔鏗鏘,至今聽來還令人想念抗戰時的氣魄。

  1939年,國際著名記者伊斯雷爾·愛潑斯坦在《人民之戰》一書也寫到這首歌:東北人民為擺脫日本的枷鎖而英勇斗爭,在他們那勇敢精神鼓舞下,產生了這首激動人心的歌曲,使舉國奮起,眾志成城……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誕生的歷史,就是抵抗日本侵略的浪潮不斷高漲的歷史。這首歌的曲和詞深深扎根于中國人民之中。

  同年出版的英文版《中國抗戰歌曲集》中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注解是這樣寫的:此歌原用作電影片《風云兒女》的主題歌。這激動人心的“痛苦和憤怒的吶喊”像大火席卷全國,現在仍然是中國最流行的抗戰歌曲。

  1940年夏,基督教青年會干事劉良模赴美宣傳中國抗戰,在紐約結識了被稱為“世界歌王”的羅伯遜。次年春,羅伯遜與劉良模組織的“華僑青年歌唱隊”在紐約錄制了中國歌曲專集《起來》。羅伯遜除了以中文演唱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外,還把這首歌的歌詞翻譯改編成英文歌《起來》。他在唱片序言中寫道:“我聽說,《起來》正被數以百萬計中國人傳唱,可以說是一首非正式的國歌,代表著這個民族不可戰勝的精神。能夠演唱這首歌……是一件樂事和一種殊榮。”

  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之際,盟軍慶祝勝利的曲目中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赫然名列其中。

  從代國歌到國歌

  1949年9月25日,毛澤東、周恩來在中南海豐澤園主持召開國旗、國徽、國歌、紀年、國都協商座談會。

  在座談會上,馬敘倫等主張暫用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代國歌,徐悲鴻、郭沫若等許多委員表示贊成。

  因原歌詞有“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”等歷史性的詞句,郭沫若等建議將歌詞修改一下,田漢當時也謙虛地表示不太合適。

  但是,張奚若、梁思成認為這首歌曲是歷史性的產物,為保持其完整性,詞曲最好不做修改,并舉法國的《馬賽曲》為例。

  毛澤東和周恩來贊成這樣的看法,認為新中國要達到真正安定、安全,還需要與內外敵人及各種艱難困苦做斗爭。經過討論,除國徽一項繼續由原小組設計外,其他各項議題均獲一致意見。

  9月27日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就國歌一致通過了決議案: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,以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國歌。

  10月1日下午3時,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開國大典,毛澤東用洪亮的聲音向全世界莊嚴宣告: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。”接著毛澤東按動升旗電鈕,伴隨五星紅旗冉冉上升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作為國歌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響起。

  后來,《人民日報》對將《義勇軍進行曲》采用為國歌作了如下解釋:“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是十余年來在中國廣大人民的革命斗爭中最流行的歌曲,已經具有歷史意義。采用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現時的國歌而不加修改,是為了喚起人民回想祖國創造過程中的艱難憂患,鼓舞人民發揚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愛國熱情,把革命進行到底。這與蘇聯人民曾長期以《國際歌》為國歌,法國人民今天仍以《馬賽曲》為國歌的作用是一樣的。”

  然而,在文化大革命期間,田漢受到了極左路線的迫害,1968年12月10日,在監獄般的301醫院病房內,田漢帶著無限的遺憾去世了。《義勇軍進行曲》也基本停唱,一些正式場合也基本以《東方紅》作為國歌使用。

 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田漢的冤案也得到昭雪平反。1980年到1982年,憲法修改委員會收到了各個方面提出的大量意見,認為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多年來已經深入人心,建議廢除1978年通過的國歌歌詞,恢復1949年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決定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。

  1982年12月4日,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在莊嚴通過現行憲法的同時,通過決定:恢復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。

  在2003年10月舉行的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上通過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寫進憲法。經十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全體代表審議通過,憲法修正案正式賦予國歌以憲法地位。

  (文/節選自騰訊網,熊遠帆 李敏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白小姐四肖中特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3d组选389前后 安徽时时彩玩法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 现在最好的手机棋牌软件 赚钱软件斗米 中彩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没朋友没人脉想着赚钱 北京时时彩开奖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